火箭少女101解散,荣光背后经纪公司上市难

2020-06-28

火箭少女101解散,荣光背后经纪公司上市难

原标题:火箭少女101解散,荣光背后经纪公司上市难

6月23日晚间,内地首个限定团火箭少女101女团正式解散。2018年,从腾讯大型选秀节目《创造101》出道,火箭少女101开始走红路,被誉为“内娱第一女团”,填补了内地娱乐女团的空白,但在限定团荣光的背后,火箭少女101背后的经纪公司面临着上市难。

出道即巅峰?限定女团限定捞金

《创造101》是由腾讯视频、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联合出品,企鹅影视、七维动力联合研发制作的中国首部女团青春成长节目。该节目召集了101位选手,通过任务、训练、考核,让选手在明星导师训练下成长,最终选出11位选手,组成全新的偶像团体出道。101位选手由乐华娱乐、香蕉娱乐、觉醒东方、华谊兄弟等经纪公司选送,也包括数位个人练习生。

某经纪公司合伙人告诉新京报记者,成团之前,选手自带的资源和自身的实力都不一样,有的人靠着团资源赚钱,有的人不需要团资源。成团是一个跳板,增加了曝光度和话题性,就像抽奖,抽中了经纪公司中了一本万利,没中也没多大损失。

腾讯在火箭少女101推出之后,给火箭少女101不少团体资源,演唱会、出单曲、各大综艺均出现了火箭少女101的身影,据不完全统计,火箭少女101曾助阵明日之子综艺、创造营2019总决赛、曾参与综艺甜蜜的任务、仅三天可见、芒果毕业歌会、英雄联盟七周年庆典、超新星运动会、横冲直撞20岁及2020年湖南卫视跨年晚会、2020年北京卫视春晚,并成为腾讯视频代言人、京东618购物节活力代言人、游戏和平精英皮肤等。

两年内,火箭少女101可谓疯狂捞金,但也闹出艺人解约事件。

2018年8月9日13时30分,乐华娱乐通过微博发布“乐华娱乐、麦锐娱乐关于周天娱乐《创造101》项目的联合声明”称,在与周天娱乐合作过程中,超负荷的不合理工作安排给艺人带来精神压力与身体损伤,已使艺人孟美岐、吴宣仪、张紫宁生活作息全无保障。同时,乐华娱乐多次与周天娱乐协商希望双方合理安排工作,孟美岐、吴宣仪兼顾原本所属组合“宇宙少女”的行程亦被拒绝。乐华娱乐及麦锐娱乐已于2018年8月7日分别致函周天公司提前终止合作。

但事情发生反转,2018年8月17日,腾讯旗下周天娱乐、乐华娱乐、麦锐娱乐发布联合声明,宣布孟美岐、吴宣仪、张紫宁回归火箭少女101组合,继续团队的工作安排。

上述经济公司合伙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成团对于艺人原生的经纪公司来说需要和平台分约,经纪公司会损失一部分代理费,其次,经纪公司会损失一部分管理权。对于团队中自身实力较强的艺人的经纪公司来讲,团队解散或许更有利。

经纪公司仍面对上市难题

对于经纪公司而言,资本存在着巨大的吸引力,融资、上市是梦想,但这个梦想似乎有些遥不可及。

由明星经纪人杜华成立的乐华文化是距离资本市场最近的明星经纪公司。乐华文化成立于2009年,杜华签约刚刚回国发展的韩庚一举成名。2015年9月,乐华文化正式登陆新三板,之后欲卖身共达电声。

2015年底,共达电声公告称,以41.2亿元重组乐华文化和春天融和,该重组预案于2016年9月底被撤回,主要系春天融和能否实现业绩承诺存在不确定性,双方不能在估值等关键条款上达成一致。一个月后,共达电声再掀重组序幕,乐华文化成“独宠”。

2016年4月30日,共达电声委托评估机构卓信大华,对首次交易时的乐华文化进行评估,根据当时的评估结果,乐华文化的交易价格被定为23.2亿元。2016年9月30日,上述评估机构再次对乐华文化进行了评估,最终交易价格定为18.9亿元。

在2015年12月公布的首份重组预案中,乐华文化在2016年-2018年的扣非净利润承诺分别不低于1.7亿元、2.2亿元和2.8亿元。而在最新预案中,未来三年的扣非净利润承诺被下调至不低于1.5亿元、1.9亿元和2.5亿元,缩小了至少8000万元。根据公告,下调主要是因为乐华文化自身投资的部分电影票房均未达预期,致使2016年上半年经营业绩未达预期。

乐华文化主要投资的电影为《梦想合伙人》和《夏有乔木雅望天堂》。此前,共达电声证券代表孙成宇对新京报表示,《梦想合伙人》最终票房为8096万元,但因为福建恒业影业有限公司对该部影片有3亿元的发行保底,因此乐华文化对该影片的投资并未亏损而且有盈利。《夏有乔木雅望天堂》票房虽为1.51亿元,但由于乐华文化在该影片公映前即将持有的全部权益进行转让,已获得约4500万元的收入,对该影片的投资乐华文化也有盈利。

但最终,乐华文化还是与资本市场失之交臂。

备受瞩目的明星经纪公司泰洋川禾也是资本市场的明星,今年3月12日,泰洋川禾完成了字节跳动的1.8亿元B轮融资,2017年4月,泰洋川禾获1.2亿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星图资本、光大金控旗下的文化产业基金、真格基金和光源资本。

但随着周冬雨、王子文和杨颖等一线女星纷纷解约,泰洋川禾内部高管出走,泰洋川禾顺遂的资本之路受到了质疑。

上述经济公司合伙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作为轻资产公司,对于明星经纪公司来说,艺人的市场价值很难估算,再者公司和艺人的合作关系不稳定,艺人随时可以解约,艺人解约便会涉及到艺人市场价值难估算的问题,曾有类似的艺人经纪公司谋求上市,但因内部股权配比不均,导致艺人解约。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张妍頔编辑孙勇校对李世辉

【上一篇】: 【下一篇】: